乱写ENJOY

萬年休耕。

© 乱写ENJOY
Powered by LOFTER

【黑子的篮球.赤黄】棋逢敌手

赤司征十郎X黄瀬凉太


棋逢敌手


  黄瀬凉太独自一人待在海常专用的休息室里兀自发呆,双眼红肿依旧留有适才下了场后痛哭的痕迹。他的二手撑在摆放于休息室中央的长条坐椅上,两臂打直地将身子微向前倾,探头察看早已疼痛难耐的左脚。

  事实早在为WC赛做准备之际就因平日练习过度导致左脚的状况并不是很好。在半准决赛对上福田综合又被不甘输球的灰崎在最后一决胜负的关键时机暗中狠狠地踩了一脚,虽然当下是仅凭想要取胜的强烈意念没有如了灰崎的愿,但脚痛的程度加剧却是不争的事实。

  今天准决赛海常对上诚凛,说是宿敌也不为过。打从练习赛竟意外输了刚冒出头的诚凛,大家在平日训练上的态度就变得格外认真严苛,纵使这么没命练习的契机的确是诚凛所触发、让他开始有点懂得团队合作也是因为和诚凛一战,但无论如何在与诚凛二战的报仇雪耻是势在必行,几乎也可以说,拚了命也都要赢诚凛。这跟当初和桐皇一战死命地想赢青峰大辉的性质又不一样。

  但即使是把自己的全部都赌上,豁出性命地与诚凛一搏,最终还是以一分之差惜败。事实这场比赛打得无憾,甚至可以说是解了与青峰一较高下那一记被看穿的传球的结,彻底了解到自己该为队里做些什么、王牌的职责所在就是将全队带往胜利,不再是为了个人的输赢,而是将自己融入团体之中,荣辱与共。

  真的好喜欢海常。喜欢到可以奋不顾身拚了命地想跟大家一起走向胜利,脚伤什么的,怎样都无所谓了。

  在比赛结束的那一刻还想着保有风度,笑着对黑子说自己彻底输了啊。然下场就被笠松一句死撑得太明显,看来你就是能当模特也当不了演员啊!当面戳破了撑持在表面的假象,剎时自尊什么的全都哗刷刷地被敲碎了一地,再也无所顾忌地开始放声痛哭了起来。

  真的是不甘啊,真的是很想赢吶,想和大家一起取胜。

  脑海毫无遗漏地回放起适才所发生的种种,黄瀬忍不住仰吐一口气。四十五度角,映入眼帘是被日光灯映照得白亮的天花板与壁面接缝。

  脚伤所传来的痛楚几乎要让黄瀬误以为是整只小腿都要报废似地,现下就算要离开恐怕也有点问题了,虽然稍微使力一下也许可以,但眼下实在没什么心情想过份勉强自己。多少有点后悔感性冲走理性所以才会不经大脑地向队友们说想在这里多坐一会儿,让他们先行回到饭店歇息不用等他。倘若换作平时身为队长的笠松肯定不会答应,但也许是看他哭得无比凄惨,料想一同回到饭店大家凑在一起说不定又要抱头痛哭了,所以破例让他任性一回、放任他独自一人待在这里平复一下心情。当下如愿以偿的确是让黄瀬松了一口气、感谢笠松的体谅,然一旦坐在休息室里尽情地感叹伤心完毕之后,却猛然想到一个不得不面对的现实──脚痛走不了,怎么办?

  简直就是个笨蛋啊。

  当年在帝光,篮球部的人总是说他和青峰就是出了名的双笨蛋。当时他还颇不服气,要他们不要以课业一言以蔽之啊。现在看自己这个样,好像也不得不承认这个说法了。

  运动包在柜子里,手机放在运动包里,坐在长椅上伸出手的距离根本构不到自己的柜子。

  很好。黄瀬干瞪着自己伸出的右手在视觉上彷佛就是压上了自己的柜子、但实则两者间阻隔了太多的空气,最后也只好识趣地放下手,半任性半逃避地直接倒躺在长椅上。

  反正也不会有人理他吧。谁会料想得到他哪根神经搭错线居然没跟着海常大部队一起移动。

  啊啊、先稍微休息一下再说吧。

  先是历经一场激烈的球赛,然后是哭到双眼红肿,左脚也疼得厉害。黄瀬开始感觉到了沉重的疲倦感以势如破竹之姿席卷整个四肢百骸,他顺从本心没有稍加抵抗这种困倦,很干脆地闭上眼小憩一会儿。

  这一觉睡得很沉,但估计没有睡多久。当黄瀬被摇醒率先映入眼帘便是一对极其夺目的异色双瞳,一红一金的,就像是宝石一般色泽既搭衬又漂亮。那是最吸引他目光的一对眼睛,只消这么静静看着,就彷佛是连心都要深陷进去这既鲜艳夺目却又和暖温润的两样眸色。

  「打电话给你都没接,就想你发生什么事。」

  双手很自然地伸了出去,抚上了一向端肃的面容。黄瀬调皮地笑着反问:「小赤司这是在担心我吗?」

  「你的脚伤浅而易见,担心也是自然的。」

  「啊啊、小赤司说话真不可爱吶。」轻轻松松就将他的打趣四两拨千金,好不容易能揪住反将一军的机会。不过正因为对象是赤司,所以就算失败也觉得稀松平常;然这点仅限于日常琐事──

  「没能打入决赛和小赤司在球场上堂堂正正一较高下,太可惜了。」黄瀬摆出不甘愿的表情瘪了瘪嘴,可下一秒却又是想到什么事突然又扬起了嘴角,琥珀色的瞳眸也比往常更加明亮了一些。「亏我的天帝之眼可是运用自如的哟!好想看到小赤司被另一个小赤司对付的样子,以其人之道还施彼身,届时再加送一记小青峰的极速冲刺,倒是要看小赤司如何应对。」

  「呵,」赤司看着眼前的黄瀬彷佛是说着童言童语天马行空地想着如果海常对上洛山将会用什么奇迹招式对付自己,纵使已然亲眼见识到黄瀬的PERFECT COPY知道他所言不假、在与诚凛的准决赛中几乎是频频同时使出他和青峰的招数,但赤司还是不禁被逗笑了,明明是个十六岁的高中生却还是像个六岁的小孩子,不自觉会说出极其天真引人发噱的话来,偶然会让他产生彷佛错置帝光时代的恍惚感,两人都还是当年青涩的初中生。

  「我的招数可不止天帝之眼。」

  「那没问题,小赤司尽管把拿手绝活都使出来,就是十个一打的我都悉数奉还。」

  赤司伸手拨弄起黄瀬左耳上的黑色耳环,琢磨着到底还是鲜艳的赤色和黄瀬白皙的皮肤最为合衬。没将心里所想的说出来,反倒是对黄瀬妄自尊大的口吻予以打压,纵使他一点也不以为意。

  「口气可不小啊,凉太。」

  「但小赤司不可否认我把天帝之眼发挥得淋漓尽致吧。」

  可圈可点。

  自然不会这么老实地说出口,只会助长黄瀬气焰。

  虽然赤司没想过要打压黄瀬,却也不允许他放肆地爬到自己的头上来。

  微微地咧起唇角划开一弯姣好的弧度,赤司难得带上了几分恶意笑着反问此刻正一脸洋洋得意等着邀功的黄瀬一句:「那将天帝之眼发挥得淋漓尽致的凉太,可以预知我下一步动作吗。」

  赤司极其挑衅的发言听在黄瀬耳里却莫名挑逗,让他一不小心微怔了下,在看到异色双瞳里闪逝一抹得逞的快意后,黄瀬就知道这一场两人暗自较劲过招又是以自己惨败作结。不过没关系,因为对手是赤司,输了也觉得稀松平常,只要不是在球场上,一切好说。

  黄瀬以不下赤司的气势搂住眼前人的脖颈,挺起上身便送上一记火辣辣的热吻。

  在两人唇舌纠缠难解难分继续在另一个战场上一较高低之前,赤司在心里针对此刻黄瀬凉太所发挥出的帝王之眼下了句简短扼要的评价──

  青出于蓝。


END


评论
热度 ( 9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