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写ENJOY

萬年休耕。

© 乱写ENJOY
Powered by LOFTER

【黑子的篮球.降赤】513.6的想念 25

降旗光树X赤司征十郎

513.6的想念

25.

  新年结束后双方依旧持续各自忙碌的状态,只是比起去年,降旗更加投入在部活当中,据当事人的说法是现在能出场的机会比以前又多了些,虽然离先发球员还要再更努力,但比高中前二年几乎都在坐冷板凳的情况好太多了,想要再累积更多的实力好对篮球部有所贡献,所以会开始利用部活结束后和假日再进行自主练习。看他这么拚,赤司也曾想助他一把问他需要进行一对一指导吗?但被降旗以有队友一同陪练为由婉拒了。赤司没再多说什么,只提醒他注意适度休息。

  而后两人见面的次数愈来愈少,有时二个礼拜过去都不见得能见上一面。虽然每晚睡前都会通电话的习惯有维持下来,但手机那头的声...

【黑子的篮球.降赤】513.6的想念 24

降旗光树X赤司征十郎

513.6的想念

24.

  从东大到东工大的距离算不上近、甚至在搭车方面还有些麻烦,得先透过东京地下铁的南北线到终点站目黑,再转乘东京急行电铁到大冈山站,光单趟花费的时间大概就要一个小时。不过所幸的是大冈山的下一站就是田园调布,正好落在赤司返家途中。

  起初发现东工大离自己家仅有一站之隔的赤司只觉得凑巧,并没多作联想。反倒是后来从降旗口中得知他在决定报考东工大的时候就发现这一点了,尽管并非是为了这个因素报考这间学校,但说心理上完全没有受到影响却也是不可能的;即便就当时的情况而言,学校离赤司家近点也没有实质上的帮助,反而还带了点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的悲伤感。

  ...

【黑子的篮球.降赤】513.6的想念 23

降旗光树X赤司征十郎

513.6的想念

23.

  自京都搬回东京的家、距离东京大学入学式还有一个月的时间。赤司陪同父亲及公司负责这次案件的几个重要部属一同飞往伦敦。父亲似乎有意让赤司开始一点、一点地接触起公司的业务,因为完全没有经验所以这次只是单纯地在一旁见习而已,并没有插手的余地,但私下还是有透过文件的内容和父亲概述公司的经营状况了解这一次跨国合作的目的,并稍微地提出了下自己的想法和父亲交流。

  这次父亲亲自前往伦敦,除了和外商洽淡合作案,也有意在这里设立海外分公司,不过似乎还在观望并没有想马上拍板定案的意图。在花了一个礼拜多的时间将案件的细项都分毫不漏地与外商协议敲定之后,父亲...

【黑子的篮球.降赤】513.6的想念 22

降旗光树X赤司征十郎

513.6的想念

22.

  车子在进入了住宅区后道路顿时变得狭窄了起来,仅容一台车通过的街道在连续拐了三个弯后才放缓速度停在了一栋六楼高的公寓前。赤司在司机打开车门后下了车,一抬头便将整栋公寓外观全都映入眼底。那是再普通不过、连设计感都称不上,非常中规中矩的传统式建筑。若要说什么是特别惹眼的,大概是以米白色为基调的大楼,突然搭配起红色的楼梯砖墙吧。虽然整体配色不至于突兀到不伦不类的地步,但也丝毫没有契合的感觉。很微妙。

  事隔一年、第四次来到降旗家门前,天气还是跟往常一样地好,记忆中公寓的模样也在眼前变得鲜明了起来。

  午后的阳光曝露在冬天的冷空气下变得相...

【黑子的篮球.降赤】513.6的想念 21

降旗光树X赤司征十郎

513.6的想念

21.

  「哔──!」

  长长的哨音在计分板显示剩余的时间完全归零后骤然响起,随之而来是大声又清晰「比赛结束!」的宣告。

  刚刚还一直进行激烈比赛的二队球员都不约而同地走向球场正中央,面对面并列站着。自上投射而下的明亮灯光将印在地板上的WINTER CAP字样照得格外醒目。每个人都是汗流浃背不住地大口喘息,尽管体育馆内开放冷气,流动在二队间的空气仍混入了相当浓重的闷热感,湿湿黏黏的很不舒服。

  「93比87,洛山高校获胜!」

  「敬礼!」

  「非常感谢您的指教!」

  制式化地说着每次比赛前后都得应付的客套话,赤司抬起了头,...

【黑子的篮球.降赤】513.6的想念 20

降旗光树X赤司征十郎

513.6的想念

20.

  因气候恶劣的关系,自伦敦飞抵东京成田机场的班机比预定时间还要晚五个半钟头。赤司本以为父亲会因晚归的缘故自然将会面时间延到明天,但父亲一下班机就直接回家,并未特别到总公司一趟。到家的时候正值晚餐时间。不过由于班机上已经用过餐点,所以饭厅依旧只有赤司一人据着张长桌默默吃着晚餐。

  他细嚼慢咽地花了比平常更多的时间吃饭,甚至明明食欲就不怎么好却连饭后水果也不放过。赤司心里清楚自己是在拖延时间抗拒和父亲见面,但也相当明白自己失败的这件事无论如何都必须要面对的,再逃避也不过是一时而已。

  抱着必须面对却又不想见面的矛盾心情拖拖拉拉到了八点...

【黑子的篮球.降赤】513.6的想念 19

降旗光树X赤司征十郎

513.6的想念

19.

  三月初进入春季气温开始缓缓回升,不过入夜之后普遍低于七度以下,仍旧和冬天差不多寒冷。

  打从小学作为毕业生代表开始,不管是之后进入的帝光中学还是现在的洛山高校,赤司总是在四月初入学的时候担任新生代表、来年三月开始作为在校生代表,之后三年级成为毕业生代表又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

  这次依旧没有例外地在第二年继续作为在校生代表,赤司又例行性地忙碌参与了一次洛山高校的毕业典礼。和去年有些微感觉到不同的,是无冠的三人今番全都成了应届毕业生。

  在新年长假结束后的第一天上学日,三年级的前辈们就正式从洛山篮球部引退,但之后每到中午赤司偶尔...

【黑子的篮球.降赤】513.6的想念 18

降旗光树X赤司征十郎

513.6的想念

18.

  打开了门,这个时间屋里果然如预料没有半个人。即便完全没有开灯也因为窗帘全被拉开的缘故而有了光线照了进来。赤司没有开灯就坐在餐桌前吃便当,也说不上菜色合不合胃口,总之饿太久了反而没什么食欲,吃了几口就不想吃了。反正打瓶点滴顶多一、二个小时,老管家一定来得及赶回来煮中饭,到时再叫他煮自己最爱的汤豆腐,这样肯定会有食欲。

  就着微弱的光线,赤司从电视柜的抽屉里取出驹盒,连同棋盘一并放在窗边的小茶几上。这里是他固定下将棋的地方,而木制的方形小茶几也一直作为方便下棋的功用长年摆在窗边。

  就跟过去一样,赤司娴熟地将一个一个棋驹摆好在初始规...

【黑子的篮球.降赤】513.6的想念 17

降旗光树X赤司征十郎

513.6的想念

17.

  隔天才凌晨四点半赤司就醒来了,比闹钟设定的时间还要早上一个多钟头。十二月底的气温在入夜之后逼近零度,让不时发出劈啪劈啪宛如大雨泼打的声响的玻璃窗上也结上了层薄薄的雾气。

  历经上午一场激烈的比赛、下午又一路劳苦奔波自东京赶回了京都,到家都已经快晚上十点了。即使一回家就去洗澡然后躺床就睡身体还是觉得很疲惫。赤司不由自主地怀疑起是不是午饭没吃、晚餐又只勉强吃了一个御饭团而已导致现在一觉过后还是感到精神不济?

  不过一旦清醒就难以再入睡。赤司一点也不贪恋被窝上的温度披了件外套就直接下床洗漱。从衣柜里取出轻便的外出服换上,一路灯也没开就...

【黑子的篮球.降赤】513.6的想念 16

降旗光树X赤司征十郎

513.6的想念

16.

  一切就如同说绝的话语一般,在这一刻和降旗的关系彻底结束了。

  明明做了再正确不过的事,唯有和降旗光树断得干净,自己才能走出这样糟糕的境况;不再为谁动摇、不再为谁做出退让,更不会因为谁再受到伤害。可即便心里很清楚这样的结果是必然也必须的,却在每一步踏出都无可抑止胸口的滞郁不断扩大、加深,几乎要窒碍了呼吸。赤司简直深恶痛绝这种优柔寡断的感觉,一点也不像平日迅速果断的自己。

  就在维持着一贯的步调一点、一点拉开与降旗的距离的时候,身后冷不防响起的话音让赤司不觉停下了脚步,却没有回头。

  「我一直以为,过了今天,就能跟赤司恢复得跟以...

【黑子的篮球.降赤】513.6的想念 15

降旗光树X赤司征十郎

513.6的想念

15.

  下礼拜就是WC了。洛山篮球部按惯例开始进入为期四到五天密集观看他校比赛录像并研拟出各种应对战术的关键时期。通常会议结束、另一头必须继续参与例行性练习的非正选部员也会在差不多的时间结束回家。

  冬天的天色很快就暗了下来。才六点多就已经漆黑一片,路灯早已亮起。

  赤司并没有一开完会就跟正选一样直接离开学校,反而特别绕去了体育馆。里头的灯光透过半掩的门扉流泻了出来,赤司得以知晓还有部员留在里头。他走了进去,发现地板已经被擦拭干净。二名一年级的部员正各自推着装满篮球的推车要运回器材室去。

  他们看见赤司明显吓了一跳,赤司却不以为意地...

【黑子的篮球.降赤】513.6的想念 14

降旗光树X赤司征十郎

513.6的想念

14.

  双方自然而然又沉默了下来。除却树叶不断被风吹得发出沙沙声响、流动在耳边的全是篱笆外细碎的嘈杂声。

  不久,有清晰的脚步声突然传入,赤司只当是其他顾客被带来了这里并未有所理会;然而在听到了男人爽朗的声音正诧异地喊出了「小真」这样既亲昵又不陌生的称呼方式后,赤司就算还没转过头去也知道来人是绿间在秀德的好搭档。

  「你怎么会在这里?」绿间一脸莫名其妙地推了推眼镜看向走近身边的高尾。

  「小真怎么抢了我的台词?这话应该是我说的啊。」高尾顿了一下,开始回过头答复起绿间的问题:「因为你不是说今天有约,所以我就一个人就上街买球鞋去了。结果...

【黑子的篮球.降赤】513.6的想念 13

降旗光树X赤司征十郎

513.6的想念

13.

  十二月进入了第二个礼拜,整体气温又稍微再降低一点点。清晨仅只摄氏一度的低温就连轻微的吐息都能在空气中喷染成一小片浅薄的雾白。赤司将双手插进排扣式大衣的口袋里,并不常围围巾的他也忍不住因寒冷而缩了下肩膀。

  礼拜天的街上有些冷冷清清。种植在两旁的行道树有些叶子掉得只剩下枯枝、有的还长得十分茂密翠绿,彼此交相错杂的景色虽然称不上萧条,但也没有感觉到什么生机蓬勃的气息。

  赤司从家里步行到京都车站,在窗口买了到东京的来回票后就直接到指定月台上车。距离上回去东京也不过是一个礼拜前的事。同样都是星期天的早上,心情却不似之前那么高兴。纵使这...

【黑子的篮球.降赤】513.6的想念 12

降旗光树X赤司征十郎

513.6的想念

12.

  隔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头有点昏沉。

  虽然昨晚比起平时就寝时间还要早上二个钟头,但赤司并没有像过去一样一沾床就睡着。明明不管是身体还是心理上都感到异常沉重疲惫,却硬生生在床上呆耗了好几个小时才勉强入睡。隔天被闹钟吵醒赤司就发现身体明显不对劲了。头脑发胀得有些晕晕忽忽、就连喉咙也隐隐干涩疼痛了起来。他下意识抬手探了一下额温,感觉并没有发烧的时候不禁大大松了一口气,心想这已经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没有多加留恋被窝里的温暖。赤司的行动力半点也不受感冒影响一下子就换好了制服、盥洗完毕。待来到餐桌前,才发现今天的早餐是和食。虽然不管是西式...

【黑子的篮球.降赤】513.6的想念 11

降旗光树X赤司征十郎

513.6的想念

11.

  星期天下午的地下铁有点拥挤。赤司并不清楚降旗规划了什么节目,只有之前在电话里被问及晚餐吃松饼可以吗?原因是降旗听说有一家专门卖松饼的店特别好吃、份量又超大,以男生的食量而言并不会吃不饱。赤司本来就不是个特别会挑嘴的人,既然降旗想去吃,他也不是不能配合。除了晚餐会吃松饼之外,降旗并没有额外再多透露什么,而赤司也没有多问,心想反正十二月四号当天就会知晓一切的安排,并不急于一时。

  一开始降旗都有一搭没一搭和赤司扯着闲话。虽然过去也常常好几句才难得响应一声,但降旗似乎都不以为意,一个人一路上断断续续自顾自地说着话是常有的事。可今天在得不到...

【黑子的篮球.降赤】513.6的想念 10

降旗光树X赤司征十郎

513.6的想念

10.

  自第二学期开学后,生活又再度被课业和部活所占满。两人分隔两地各忙各的,有时连早餐前的联络都省略了,仅剩下晚上通话的习惯仍旧毫不动摇地坚持下来、几乎天天履行。

  进入秋末的十一月气温已渗出寒意,日夜温差开始变得稍大。

  赤司翻阅着桌上一张张篮球部正选平日的练习纪录表,开始针对个别状况量身设计出最佳的训练菜单好为十二月底的WC作准备。他一边小口啜着还有点烫口的养肝茶,一边依纪录表上的状况综合出具体的数据不断在笔电上敲出一条条训练内容。

  放在桌上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却不是来电铃声,而是讯息通知的提示声。赤司觉得奇怪,平常和降旗都...

【黑子的篮球.青黄】One-seven Billionth 同人本相关资讯

 詳細CP:黑子哲也→青峰大輝X黃瀬涼太←赤司征十郎

頁數:294P / A5判 /16W字  定價:NTD300   

收錄:正篇 + 14歲線番外 +28歲線番外

正篇全文:http://tieba.baidu.com/p/1979709089

青黃同人誌情報詳見↓

台灣同人誌中心:http://www.doujin.com.tw/books/info/9122

天窗聯盟:http://doujin.bgm.tv/subject/15159

通販:自家通販。意者可用私信洽詢。謝謝。



↑封面長這樣~ (...

【黑子的篮球.降赤】513.6的想念 09

降旗光树X赤司征十郎

513.6的想念

09.

  待看了瀑布、吃完晚饭回到饭店已经晚上七点多。降旗本来还牵着绘理在离女汤不远处愁着让她一个人去安不安全,但幸好看到几个看起来像女大学生正结伴要去泡汤,于是就厚着脸皮请求帮忙照顾一下妹妹。女大学们原本被陌生人叫住还一脸警戒,但听到了降旗说明原委后都欣然同意代为照顾,甚至还称赞降旗是个好哥哥。

  他们约定了碰面时间。保险起见还相互告知了彼此的房号。在礼貌性道别之后,赤司就和降旗一起去泡汤。

  高山地区一旦入夜后便气温骤降,哪怕现在是夏季仍沁入丝丝寒意。

  本来在盥洗区洗头发和洗净身体的时候降旗还有一搭没一搭地扯着闲话,但之后就没再...

【黑子的篮球.降赤】513.6的想念 08

降旗光树X赤司征十郎

513.6的想念

08.

  八月底的最后一个礼拜洛山篮球部总算迎来了真正的暑假,暂时停止了平常日上午惯例的练习。

  赤司本想同去年一样待在京都一直到九月初第二学期开学,然而父亲突如其来的一通电话,让他不得不回东京一趟。

  虽然是父亲主动提起邀约,但当天赤司回到东京直至晚上十点半就寝都没见到父亲归来,等到第二天晚上才见到面。书房的玻璃窗被风吹得格格作响,大雨劈哩叭啦砸在上头把外面的景色都模糊成了漆黑一片。赤司端坐在书桌前的沙发正中央,心想倘不是遇到台风来袭,还不知要拖到什么时候才能见到父亲。

  他将稍微偏移、看着窗外的目光又转回到了正背对着他、不知在书架...

【黑子的篮球.降赤】513.6的想念 07

降旗光树X赤司征十郎

513.6的想念

07.

  为期六天的IH赛在经过一次次的淘赛后终于迎来了最后一天的三决和决胜。虽然洛山和诚凛在这一天都有比赛,却不是彼此的对手。诚凛在准决赛输给了海常、但在今早的比赛赢了桐皇取得了季军,而紧接在后的决赛则由洛山再一次拿下全国冠军。

  简直像是宿命的对决一样,在准决赛中海常又和诚凛抢入决赛资格,不过这次海常险胜,总算是一吐之前连输二次诚凛的恶气。当晚降旗并没有给赤司在LINE上发讯息、赤司也没打算主动去联络他。用好听话来安慰输家一向不是赤司的作风、更不会出说什么「明天比赛加油。」这种毫无实质帮助的话。既然降旗没有心情发讯息过来,那让他一个人静一...

【黑子的篮球.降赤】513.6的想念 06

降旗光树X赤司征十郎

513.6的想念

06.

  八個小時的車程漫長又枯燥,的確如降旗所言十分折騰。根武谷在上巴士沒多久便呼呼大睡了起來。再過二個小時,洛山的隊員們幾乎都東倒西歪睡成一片,偶有打呼聲此起彼落。剩下幾個清醒的不是在看漫畫、不然就是打掌上型電玩、要不就是在玩手機,有時太過專注還會不小心發出小小的笑聲。

  一本時尚雜誌突然從鄰座掉了出來,落在了赤司與實渕座位之間的走道上。以青春活潑的可愛女明星為封面人物,上頭印有幾條粗體標題大抵都不脫離彩妝、流行穿搭、還有星座戀愛運勢等等,總之都是女性感興趣的話題。赤司一把拉開了走道上的布簾,很自然地瞄向了那本想也知道肯定是實渕帶來的雜誌...

【黑子的篮球.降赤】513.6的想念 05

降旗光树X赤司征十郎

513.6的想念

05.

  在六月梅雨季结束后,气温日渐攀高,燠热难耐。虽然七月底学校已陆续开始放暑假,然而对篮球部而言迫近一年一度的IH赛却是相当忙碌的时刻,一刻也不得闲。

  在闹钟铃响前赤司便先醒来了。拉上窗帘的房间虽然阻隔了夏日强烈的阳光却还是渗了一些浅淡的光源进来,削减了房内的漆黑度,就算不开灯也能见到各种摆设、轻易辨别出方位。

  赤司熟门熟路伸手将床边柜的闹钟取下,距设定起床时间还早了十二分钟。他顺手就将闹铃的设置解除,没有半点磨蹭便直接下床了。

  赤司一向浅眠。哪怕再累一旦被吵醒短时间内就很难再入睡。一进入夏季更是常常比预定起床时间还要再早...

【黑子的篮球.降赤】513.6的想念 04

降旗光树X赤司征十郎

513.6的想念

04.

  在进入梅雨季前,五月底的京都天气大抵不冷不热、舒适宜人,纵使从事激烈运动依旧大汗淋漓但总的来说比起夏、冬的极端气候与六月梅雨季的潮湿闷热而言,感受要算好太多了。

  部活练习结束后,按惯例由一年级新进的后辈负责场地清洁。赤司在体育馆外洗了把脸后便一手抓起纪录部员练习状况的活页夹板,一面往部活室走去一面用挂在脖颈上的毛巾将脸擦干。

  每逢部活一结束后,大概有四分之三的部员会同时涌入部活室换衣服速战速决。为了避开人潮,赤司通常会先慢悠悠地去体育馆外头洗把脸、或是与监督开会,遇上天气太过闷热甚至会去淋浴间简单冲个澡再去部活室换上制服。...

【黑子的篮球.降赤】513.6的想念 03

降旗光树X赤司征十郎

513.6的想念

03.

  突地咔答一声,原本握着的门把又弹了回去。

  赤司一脸莫名其妙地回过头去。「什么?」

  「如果和赤司君成为朋友的话,就不存在着人情问题了吧?」

  见赤司没有否认,降旗又进一步把话说开:「我没有赤司君想得这么深远,只是很单纯地做着自己想做的事而已,根本不会考虑到回报的问题。我知道赤司君有自己的一套原则,纵使是借把伞这么微不足道的事也要当作人情来认真偿还,甚至所付出的远过于当初所接受的。照赤司君的想法来看,我根本就不吃亏。」

  赤司在这一刻终于明白降旗迫切的口吻下所蕴含的是什么意义了。

  不论是留他过夜还是送他乘车,不过是...

【黑子的篮球.降赤】513.6的想念 02

降旗光树X赤司征十郎

513.6的想念

02.

  虽然心里早打定主意必须找一天把伞还给降旗,但学校生活依旧相当忙碌。课业方面倒没什么,反而是篮球部因招了一批新人于是又要将球队重新整合并设计训练菜单,相较平时还要更劳心劳力;除却校内种种,今年赤司也开始着手准备各种考试,四月又正好卡在ACT考试,于是一整个月完全抽不出空来。

  雨伞一直被搁放在门边方便提醒他还欠降旗一个人情、不能因为生活忙碌而忘了还伞回去。

  五月考完期中考后,虽然紧接六月还要考SAT,但顾忌再拖延下去愈是逼近IH赛届时要拨出时间就更不可能了,于是在星期五下午赤司拨了通电话给黑子,以他为中间传话人向降旗发出通知明天...

【黑子的篮球.降赤】513.6的想念 01

降旗光树X赤司征十郎

513.6的想念

01.

  「是洛、洛山的赤、赤司君、吧?」

  频频结巴而显得十分笨拙的话音在一双淡褐色鞋尖被笼上一圈暗影之际落下,颤颤兢兢的说话方式完全泄露了其人内心的戒慎惶恐。赤司征十郎坐在神社正殿外的廊阶上,外头的大雨为屋檐所遮蔽住,砸得劈哩叭啦响地在屋顶上汇聚成无数小水流一刻也不休止地哗刷刷奔腾而下,一再冲刷早已泥泞不堪的地面,将四月天落下一地的花瓣半没入土。

  淅沥沥的雨声时而交混着游客琐碎的谈话回荡在耳畔,然思绪却彷佛与之隔绝不受影响。赤司只是抬起异色瞳盯着眼前紧张得几乎快脸色发白的人,直至注意到对方的喉结明显上下滚动重重咽了口口水后,才慢悠悠...

【黑子的篮球.赤黄】棋逢敌手

赤司征十郎X黄瀬凉太


棋逢敌手


  黄瀬凉太独自一人待在海常专用的休息室里兀自发呆,双眼红肿依旧留有适才下了场后痛哭的痕迹。他的二手撑在摆放于休息室中央的长条坐椅上,两臂打直地将身子微向前倾,探头察看早已疼痛难耐的左脚。

  事实早在为WC赛做准备之际就因平日练习过度导致左脚的状况并不是很好。在半准决赛对上福田综合又被不甘输球的灰崎在最后一决胜负的关键时机暗中狠狠地踩了一脚,虽然当下是仅凭想要取胜的强烈意念没有如了灰崎的愿,但脚痛的程度加剧却是不争的事实。

  今天准决赛海常对上诚凛,说是宿敌也不为过。打从练习赛竟意外输了刚冒出头的诚凛,大家在平日训练上的态度就变得格外认真严苛...

TOP